玄机诗
【校园动态】表现性任务设计与实施的探索之路
更新时间:2019-07-18

  12月27日晚18时,教代会案例分享会在远翥楼一层模联教室拉开帷幕。此次分享会上,直升高一年级的于振丽和李博华老师、国际部的王皓和贺玲玲老师,分别从物理、心理学、语文三个学科的不同角度,围绕表现性任务的设计与实施,为老师们分享了在探索道路上的思考与收获。

  首先,直升高一年级物理学科的李博华老师,介绍了他们创新性地将学习任务划分为基础任务、拓展任务、迁移任务。在构想中,这样的用心设计会有更好的效果,但实施过程中却发现学生并不能如预想般进行,大致构成了三大问题,导致教学效果不佳:(1)学生的解题过于套路,一旦发现解题套路失效,学生就无法弄清学习任务究竟是什么。(2)教学的时间过于冗长,基础任务都需要做更多的“暖场”,战线太长,学生将产生抵触。(3)任务的设置过于综合,学生将无从下手,而无法完成任务。三大问题的处理,成为了摆在物理团队面前的拦路虎。

  那么,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呢?随后,于振丽向大家分享了团队老师的集体智慧。他们先定了一个小目标,把综合的任务拆分为一个个绝大多数学生能够上手的更具体的任务。

  具体来说,以制作电动机为例,在《磁场》这一单元学习中,于老师还是将教学内容分为基础任务、扩展任务和迁移任务。首先,夯实基础任务,简要介绍磁场相关概念(如下图1),学生掌握基本磁现象理论。其次,将扩展任务又分解为几个子任务:(1)利用磁针观察描述磁场方向,(2)利用铁屑描绘磁感线)观察磁铁在磁场中转动;(6)感受线圈与磁场方向变化的关系;(7)研究影响动力大小的变量因素。此时,学生已经详尽而真切地感知了磁场实验的魔力,继而进阶到迁移任务,自行制作电动机(如图2)。在所有任务结束后,学生不仅掌握了知能,还在实验中收获对实验的乐趣、对自我的认可。

  除此之外,直升高一物理学科团队,还设计出一系列与实际生活相关的物理问题,如通过比较出租车打卡和快递收费标准不一来探讨位移和距离的区别,甚至他们还尝试将实验搬出课堂,指导孩子们撰写一份《复兴路—玉泉路交通信号灯评估报告》。于老师指出:“学生学习物理,不能只是做题,而是要让孩子感受物理,孩子做的题不能是‘假问题’,必须是实际问题。”在这次探索中,教研组各位老师通力合作,甚至得到了保卫处东方心经马报图,交通大队的专业协助,严密的教学设计保障学习任务最终落地。相信基于标准的任务学习,就是让学生解决实际问题的一次真正觉醒。

  接下来,国际部王皓老师向大家分享了如何利用心理学的知识,让孩子们学懂心理学、爱上心理学。实际教学过程中,由于心理学知识体系之庞大、教学内容之复杂,加之是英文教学,如何让学生们克服学习的心理压力和语言压力,如何让学生厘清脉络、学懂知识,成为摆在王老师面前的大难题。王老师首先分析学生的学情,然后基于自身的学科背景优势,请出了心理学的两大镇山前辈皮亚杰和维果斯基,利用多通道调动、脚手架的搭建、深度加工的输入和输出等心理学理论,并设计了一整套构建学科词典、具体实例演示、绘制思维导图的系统训练。

  学生逐渐从知道到应用,从模仿到创造,从如何应考到思考该怎样考察。借助基于认知原理的作业设计,逐渐培养了学生的学科思维。

  “博,局戏也; 弈,围棋也。”国际部贺玲玲老师引用朱熹的话,调动起在场老师的兴趣。何谓博弈?博弈,又与我们的表现性任务有何关联?随后贺玲玲老师娓娓道来,博弈之间变化多端,学生的兴趣、个性特点、学习方法差异,决定了每个学生都是不一样的学习体,学习任务的难易对于每个学生有所不同。由“教”到“学”的转变,也许可以通过设计“博弈相济”的学生活动来实现。

  对于国际部而言,高中语文课程紧紧围绕“培养具有中国灵魂和世界眼光的中学生”这一总体育人目标,对比融合IBDP中文A课程标准和普通高中语文核心标准,对语文教学进行了“三化”改革:(1)数字化,如探讨新词新语,发送朋友圈,整合朋友对你的观点进行点评,并在课上分享;(2)“个别化”,如举办关于鲁迅先生的评书相声大赛,通过阅读和整合与鲁迅同时代学生、家人、朋友、敌人对鲁迅的书写,趣味地展示更生动有趣、走下神坛的鲁迅;(3)“模式化”,教学活动不是松散的,而应摸索出相应的模式:典型案例分析→学生发言,予以点评→补充材料,海报生成→演讲展示,设计活动→内化与反思。而“三化”改革的最终目的是希望能够达到如下图的“三有”学习:

  “博”是悟性,“弈”是理性。当我们在为学生创建脚手架、制定量规的时候,其实是将学习当作一个“弈”的过程,引导学生反复研究,积累并运用知识,这一步至关重要,但也要考虑让每一个活动对每位学生都有“博”的特性,激发他们的自我动力系统。